世界的堕落,每个人都难辞其咎

作者:新闻中心

we are told to remember the ideal not the man,because man can failed,he can be caught,he can be killed and forgotten,But 400 years later,an ideal still can change the world。I have witnessed firsthand the power of ideals,I've seen people kill in the name of them and die defending them。But you cannot kiss an ideal,cannot touch it or hold it。ideal do not bleed,they do not feel pain,they do not love。and it's not an ideal that i miss,it's a man。 ——《V字仇杀队》片头

电影一开始我就有预感,这部电影会是我的理想幻影。

V是谁,是一位艺术收藏家,还是一个烹饪高手;是一位手段高明的演说者,还是一个恐怖的暗杀者;抑或只是政府科研制造的怪物,或者是具有特殊能力的救世主。

为何毫无信念之人失去V,苟活于腐败体制下的人害怕V,欲冲破枷锁之人等待V?因为,V就是我,就是你。V是对信念的复兴、对摒弃者的复仇。V就是佛,V就是魔。

佛又如何,魔又如何,众生万相,皆是我相。

佛不渡我,我自成魔。

六道轮回,就让我倾国倾城倾天下来为你挽歌。

电影改编自艾伦·摩尔与大卫·劳埃德合著的漫画《V字仇杀队》。场景设在未来的伦敦——反乌托邦社会,描述神秘人物、一位试图创造社会政治变迁、暗自推动激烈私人复仇的自由斗士V。V的复仇就是对反乌托邦社会的复仇。他以炸毁大楼、发表演说来激发疑惑的人类,他用生命为人们扫清最后的阻碍,他提醒世界,公平、正义、自由不是口头说说就行,它们是对一个世界的展望。他什么也没留下,除了自由的理念和选择的权利。

现实中的人们,忘记了许多本来重要的东西。战争、恐怖事件、疾病剥夺我们的常识、削弱了我们判断的能力。在现实中,恐惧紧紧地抓住了每一个人。 人们在慌乱中无所适从,只有向government求救,它允诺给我们秩序、给我们和平、给我们住房、教育、甚至财富,而所要的回报,只是你的沉默和服从。

government,通过宗教教我们来世、宽恕、因果报应、忏悔;通过教育,让我们记住民族、国家荣誉感、道德、责任心、血泪史。但是,我们却通过阅读却学会了人性、自由、公正,并且不可逆转地沉迷其中。可是government认为独到的个体意识会摧毁集体。我们需要统一。

感谢科技的发展,在拓宽人类对一切的利用空间的同时,也缩减了人民与政府的距离,以及人类的自我空间。如果有需要,你的隐私将会被暴露在监听之中;如果有需要,你将会失去选择的权利,选择书籍、报刊、媒体、产品还有思想;如果有需要,你被剥夺的不仅是身体的自由,还有精神的自由。当国家变成一个全面的托拉斯,我们就是一群无力抗衡的小蚂蚁。

这时候,我们愤懑地哭喊,“是谁建立起这不可摧毁的钢铁巨物?!”是资本主义?恐怖分子?投机商人?道德沦丧者?看看V是怎么说的,“当一个社会不正常得可怕,而言语被沉默所代替。残暴、不公、歧视、镇压,在这块土地上,你们曾经有过反对的自由,有过思考和言论的自由,你们现在拥有的是,胁迫你们就范审查制度和监视系统。(cruelty、injustice、intolerance and oppression,and where once you had the freedom to object、to think and speak as you saw fit。you now have censors and surveillance coercing your conformity and soliciting submission.).......这是怎么发生的?这要怪谁?......如果你们要找罪人的话,照照镜子就知道了。”

世界的堕落,每个人都难辞其咎。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200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